无标题文档
多部门再探互联网金融 P2P领衔“灰名单”
本文转自第一财经日报,作者洪偌馨
 
文中观点仅供参考,不代表本机构观点
 
这是一场创新与监管的赛跑。一方面,伴随着互联网金融的不断升温,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创新模式层出不穷;另一方面,监管层调研也在加速推进,旨在应对各种新型金融业态带来的政策考验。
 
《第一财经日报》日前获悉,10月14日上午,在深圳腾讯总部,包括一行三会在内的多个部门领导“低调”现身,与一些互联网金融企业进行了调研座谈会。
 
监管层方面由央行副行长刘士余带队,来自央行条法司、财政部金融司、国务院法制办、证监会机构监管部、银监会业务创新协作部等多个部门的负责人均有参与。
 
目前频现挤兑风波的P2P借贷行业,无疑是互联网金融调研“灰名单”的一大焦点,但从参与调研的互联网金融企业来看,监管层关注的范畴也在不断扩大。除了P2P平台的代表红岭创投、合拍电子、第一网贷、煜隆创业外,腾讯、财付通也在其中,此外还首次出现了大家投等众筹平台的身影。

 
监管层调研持续


 
当记者到达林宇(化名)的办公室时,他的办公桌上堆满了各种调研通知、问卷调查和考察邀请,有来自央行、银监局、金融办等监管部门的,也有来自媒体、第三方研究机构,甚至同行的。
 
“现在互联网金融太火了。”林宇告诉记者。作为一家全国知名的P2P平台,现在他的公司每天都要接待好几拨访客,有同行来交流经验的,也有投资公司洽谈合作的,最近更有很多监管部门人士前来调研。
 
“事实上,这几年央行深圳分行的领导也陆陆续续来过几次,每年我们也会主动地做个汇报。但现在银监局、金融办也开始关注我们。”林宇表示,P2P算是国内互联网金融中发展比较早、目前规模比较大的一种业态,大家也比较关注。
 
“上周五,我们突然接到通知说周一开座谈会,一行三会的领导要来深圳调研。”林宇说,今年以来,监管层调研互联网金融的频度、深度,甚至广度明显增加,对于这个“野蛮生长”多年的行业来说是一件好事。
 
另一名参加14日调研座谈会的人士表示,当日与会的各个互联网金融企业都汇报和介绍了自己的业务模式和发展现状,也提出了一些建议,主要还是希望能够尽快出台一些监管政策,从而让行业发展更规范。
 
该人士认为,现在互联网金融行业,包括P2P行业扩张太快,公司质量良莠不齐。其实,一些业务规范、有长期规划的企业是期待被监管的。而P2P平台面临的征信、资金托管、支付等问题也亟待解决。
 
事实上,早在今年7月,监管部门便开始了对P2P领域的全面摸底。7月1日,央行在北京举行了网络信贷专题座谈会,包括刘士余在内的多位监管层人士,以及宜信、陆金所、拍拍贷、人人贷、红岭创投等9家P2P平台的代表参加了该座谈会。
 
相关部门组成的“互联网金融发展与监管研究小组”则于8月1日专程到上海、杭州两地进行调研,并到陆金所和阿里巴巴进行实地考察。此次研究小组人员由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工信部、公安部、法制办共同组成,由央行牵头。
 
持续的摸底被视为P2P阳光化、互联网金融规范化的一个重要契机。多名参与7月调研的P2P平台相关负责人认为,在扩大民间资本进入金融行业和整合金融资源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的大趋势下,监管层对于P2P行业的态度也从过去的“静观其变”转为“引导疏通”。

 
互联网金融疾行


 
近年来,互联网金融急速升温,新型金融业态层出不穷。除了早期的P2P贷款服务平台外,垂直搜索、智能理财、众筹平台等互联网金融形态也纷纷涌现。
 
第一财经新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钧认为,互联网金融大致可以分为交易方式、交易结构和权利契约三个层次。根据这三个层次,互联网金融又可以划分为十几个行业。其中,基于交易方式的行业有垂直搜索、智能理财、移动支付、供应链金融、终端银行、金融超市、数据金融应用等;按交易机构划分则有P2P借贷、众筹、P2P资产交易、P2P外汇兑换等;而基于权利契约的则有虚拟货币等。
 
据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上述互联网金融业态中,目前国内已经出现了七八种,例如,众筹平台“点名时间”、金融垂直搜索平台“融360”,网络理财平台“铜板街”、“向上360”等。
 
围绕层出不穷的新型金融业态,其涉及的监管机制、法律框架、政策边界等都给监管部门带来了巨大的考验。
 
某监管部门人士向记者表示,现在各种互联网金融平台太多了,刚刚把P2P弄清楚,又来了众筹。对于这些平台的业务形态、盈利模式、风险点,如果监管部门都弄不清楚,怎么制定政策。
 
该人士表示,互联网金融涉及面较广,除了新兴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外,传统的金融机构,如银行、券商、基金也在进行互联网金融的创新。所以,几乎所有的监管部门都要面临新型金融业态带来的政策考验。
 
前述参加14日调研座谈会的人士认为,互联网金融范围太广,很难界定且“归属”不明。若要建立监管机制必然会涉及不少部门。并且,从国外的经验来看,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必然是一个多方协作、联合监管的机制。
 
“从参与这次调研座谈的监管层领导来看,不仅规格较高,而且涉及面很广,参会人员来自银监会、财政部、国务院,甚至证监会、保监会。”这名参与调研座谈会的人士表示,从会议当天的情况来看,这是一个比较“利好”的状态。

 
P2P挤兑频现


 
在互联网金融的各种形态中,P2P平台无疑是目前曝光度最高的一种。作为国内发展较早的一种互联网金融业态,P2P借贷行业在经历几年高歌猛进式的发展后,目前已经初具规模。
 
根据第一财经新金融研究中心的《中国P2P借贷服务行业白皮书》,截至2012年末,中国P2P贷款服务平台超过200家,可统计的P2P线上业务借款余额超过100亿元,年交易量超过200亿,投资人超过5万人。如果算上P2P平台线下业务,业务规模还将倍增。而根据行业数据分析机构海树网的推测,该行业交易规模2013年或超千亿。
 
尽管与传统金融业相比,P2P借贷行业的基数规模并不大,但其年增长速度却超过300%。而伴随着P2P行业的急速扩张,其监管缺位导致的信用风险,以及担保杠杆过高导致的市场风险日益显露、饱受诟病。
 
今年下半年以来,深圳的网赢天下、武汉的中财在线、浙江的非诚勿贷等知名P2P平台接连出现挤兑风波。而这个月又相继爆出湖北天力贷、宜商贷、深圳东方创投等P2P平台深陷提现难的困境。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由于不设门槛、注册便利、监管缺位,P2P平台成为了不少人的“吸金”平台。
 
随着越来越多的挤兑潮出现,P2P平台的“自融”风险渐渐浮出水面。以深圳网赢天下和湖北天力贷事件来看,引爆资金链断裂危机的矛头均直指“自融”,即指那些有资金需求的人自己成立一家网络贷款平台为自己融资的情况。
 
公开资料显示,湖北天力贷于4月14日发布第一个标并于当天完成融资。成立不足半年,从9月24日开始该平台便出现兑付问题。10月13日,湖北孝感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已经立案。
 
海树网统计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9月25日,天力贷线上总成交额为284527224元,总笔数1268,涉及22名借款人和932名投资人;待收余额67762131.67元,涉及599名投资人。
 
某天力贷投资人告诉记者,该平台的大部分资金都流向了两个大户,一是旅游山庄的刘淑清,借款约2200万元;二是由天力贷负责人刘明武做担保,贷款给其工厂会计约2400万元。
 
而两个月前出现兑付问题的深圳网赢天下,如今已经人去楼空。根据本报记者此前的调查,该平台经营仅4个月,累计成交金额近7.8亿元,其中绝大多数的资金都流向了它的关联公司。
 
此外,10月14日,在出现挤兑两周后,深圳东方创投在其网站上发表声明称,公司的风险保障金1500万和紧急调用的300万资金已经全部使用完毕。并且由于平台存在拆标的原因,不能及时收回借贷本金,每月只有200万的利息还款。
 
东方创投还在声明中拉起了“赞助”,直接号召大家为平台集资救急。该声明显示,东方创投当日推出财务周转3月标:年利率24%、奖励5%,到期一次性还本付息。此外,财务标奖励可直接提现。
 
“去工商局注册个公司,租个像样的办公场所,再花几千块钱买套IT模板,P2P公司就可以开业了。”深圳某P2P平台负责人表示,这样低成本的“吸金”方式自然有很多人蜂拥而上。 

 
 




关于国泰      国泰团队     投资案例    





 
北京国泰创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电话:010-88854918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宝盛里宝盛南路1号院奥北科技园国泰大厦9层 邮编:100192
 






     社会活动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88855730     传真:010-88856409
    版权所有:北京国泰创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15801号   法律声明